反贪反渎转隶后,检察机关还有侦查权吗?

转隶后,为何仍要赋予检察机关相应侦查权

对此,最高检副检察长童建明表现,这两种打算都探讨过,从机构优化、协同、高效的准则考虑,在最高检内设机构改革中,最终将侦察权放在第五检察厅,也就是原来的刑事履行检察厅,“刑事实行检察厅主要职责是对看管所和监狱的执法运动进行监视。司法人员犯法很多都与照管所跟监狱相关联,比如刑讯逼供罪、司法人员危害被监管人罪、私放在押职员罪等。”

今年,最高检将部署查办司法工作人员相关职务犯罪工作,用好保留的侦查权,统筹调动办案力量,集中力量重点冲破,严肃查处一批有影响有震动的典型案件。

为什么在反贪、反渎职能转隶之后,仍要赋予检察机关相应侦查权?起因就在于,及时惩处、制止这些犯罪对保障当事人权力尤为重要。检察机关在履行法律监督的职责中,一旦发明此类犯罪侵犯当事人权利,比喻非法拘禁、刑讯逼供、非法搜查等,检察机关可能及时参加、破案侦查。同时,保存这些侦查权对检察机关履行法律监督,特别是履行诉讼监督来讲,这是有效的手段。

检察机关保留的侦查权如何调配

近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五检察厅厅长王守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反贪、反渎转隶后,按照法律划定,检察机关还保留有对司法工作人员应用职权实行的非法拘禁、刑讯逼供、非法搜查等14项犯罪的侦查权。

由于从前检察机关负责侦查的反贪、反渎部分已经转隶,保留的侦查权如何调配?是单设一个机构或者放在哪一个机构?

2018年2月23日,全国四级检察院反贪、反渎跟防范局部职能、机构及4.4万名检察干警全部按时实现转隶。转隶后,检察机关不再领有对职务犯罪的侦查权。但刑诉法仍然保留规定:国民检察院在对诉讼活动履行法律监督中发现的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非法拘禁、刑讯逼供、非法搜查等侵犯国民权利、损害司法公正的犯罪,可能由公民检察院破案侦查。这象征着,检察机关还保留着对司法人员职务犯罪的侦查权。